平南文学 > 其他小说 > 基因神学院 > 第四章 这是个系统??
    。

    司铭回到学校就病倒了。

    这场秋雨远比他想得疾,再加上之前两日的奔波,让他原本就不怎么样的身体直接垮了。

    还好回来的时候有室友在,喂他吃了退烧药,给他扶上了床,不然的话司铭都怀疑自己要一个人病死在寝室。

    这场高烧直接把司铭之前脑子里的伤感烧空了。

    睡了整整一夜一天以后,司铭醒来已经第二天的下午了,额头上是室友帮他敷的毛巾,不过已经凉了,寝室拉着窗帘,光线有些昏暗。

    司铭感觉自己依旧浑身无力,而且肚子不停地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饿得难受,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半夜一点钟在看美食主播大吃特吃一样。

    随手把毛巾拿来,摸了摸额头已经不烧了,他只迷迷糊糊记得早上被室友拉起来吃了药,然后就又继续躺尸了。

    眼睛渐渐恢复了焦距,脑子也清醒了一点,心里已经没有那么伤感了,留下的多是淡淡的叹息。

    李爷爷70多岁的年纪去世,也算是寿终正寝,李爷爷也走的很安详。

    他所愤怒,或者说恐惧的是死亡本身,因为他注定还会遇到这样的情景,他的至亲,他的朋友,最后是他自己。

    一旦想到这种情景,司铭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窒息感,这种感觉令他很难受。

    但是生与死的命题他无法解决,或许只能选择逃避。

    慢慢恢复了力气,司铭挣扎着起床,室友都不在寝室,这个时间点,司铭寝室的人很少回来,他的几个室友都很努力,比他要努力。

    漫无边际地想着这些,司铭总算恢复了过来。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司铭想着该去食堂吃点饭,然后问问同学这两天的课程情况。

    毕竟他三天没有上课,虽说之前请了假,但是老师的进度不会等你,有些课还真是不能落下的。

    套上外套,司铭突然想起了自己口袋里的象棋,他缓缓把象棋拿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

    说实在的,司铭前半生的21年活的平平无奇,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灵异事件,所以他对于手里的象棋还是怀着好奇与怀疑的。

    想了想,还是先不去吃饭,司铭翻找着寝室的工具箱找出了一把凿子,不自觉得看了看门外,确定没人后将象棋放在地上开始凿。

    还别说,这么一凿司铭感觉出了不对劲,象棋中间部分明显比周围要硬,这下司铭也顾不得肚子饥饿了,沿着边缘敲凿了起来,不敢太用力,毕竟容易被周围寝室的人听到。

    大概两分钟过去,象棋已经碎得差不多了,司铭拨开碎渣,一抹绿色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司铭眼前一亮,从中取出了一个绿色的小圆珠,翠绿的颜色十分喜人,看起来有点像是什么植物的种子,手感有点弹性,司铭犹豫了一下,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吃的。

    但是又想了想,李爷爷总不至于害自己,最后还是对李爷爷的信任和他的好奇心占了上风,司铭把绿色珠子冲洗了一下,一口放进了嘴里。

    突然,司铭瞪大了眼睛,因为这珠子进入他嘴中后根本没有给他咬的机会,一下子就融化开了,而在珠子的最中央,一抹紫色突然冲出,直接冲入他的脑海中。

    最令他惊讶的是,他感受到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面板,不管闭上眼睛还是睁开眼睛,他都能感受到这个面板。

    上面显示的东西很简单:

    宿主:司铭

    种族:人类

    力量:7 (+1)

    敏捷:6 (+1)

    体质:7 (+1)

    精神:12(+1)

    能量值:10

    咦,这是个系统

    这种显而易见的系统司铭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懂了。

    毕竟他高中躲在被窝里看过的系统文没有100也有80,大学看的就更多了。

    而在吃那颗珠子前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设想,所以此刻惊讶倒不至于,但是内心免不了有小小的激动,没错,就是小小的。

    ……

    哈哈哈哈,我司铭大人也是有系统的人了,哈哈哈,成神成佛就在眼前,哈哈哈,咕噜咕噜,嗝……

    好吧,还是先吃完饭再回来研究这是个什么系统。

    司铭耐着性子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饭,都没注意那个和他打招呼的女同学就直接冲回了宿舍。

    三个室友还是没有回来,看样子今天暂时不会回来了,司铭想了想,反手把门锁上,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开始了沉思。

    他此刻已经沉入精神看到了系统面板,说起来很有意思,司铭发现他不去留意系统的时候这个面板就不会出现,一旦想看的时候就会出现,可以说是十分智能。

    这面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呢,看起来不像是客观存在,但是也不像是他的意识,天啊,他感觉自己所知的意识和物质的辩证关系发生了紊乱。

    算了,不去考究这点,存在即合理,世界观崩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司铭开始研究面板上面的内容。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宿主那两个字司铭都不觉得这是一个系统,实在是太简洁了,简洁到连个名字都没有。

    别人家的系统不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天道系统就是纯粹是个变着花样折磨宿主的神经质,不管怎么说,总是有点特质和存在感的,起码有个自己的名字。

    自己家的系统不仅没有名字,没有解释,甚至连个语音小姐姐都没有。

    看着这个三无产品,司铭一手托着下巴在桌上,一手拿着笔在纸上画着,这是他思考时候的习惯,他比较喜欢把自己想到的东西记下来。

    宿主和种族没有什么需要理解的,四种属性可以说是中规中矩,但是系统完全没有给出解释。

    司铭在纸上写了力量两个字,然后划出了两个箭头,后面跟的是爆发力和持久性,左边写了肌肉强度和体脂率。

    然后写了敏捷,后面跟的是移动速度和反应速度,左边写了柔韧性,想了想又加上了肌肉强度。

    写到这里司铭皱了皱眉,如果说速度包括跑步速度的话,那么跑步速度更加取决于肌肉性质,这样一来和力量就有比较大的重合。

    不过转念一想,跑步运动员的肌肉组成和举重运动员的差别还是挺大的,这方面他不太了解,便先打了问号。

    体质其实是个很笼统的概念,理论上来说,力量和敏捷也属于体质的一部分,体质还包括了自身抵抗力,身体形态发育水平,乃至更深一点的体内物质代谢速度等等。

    所以司铭写下体质两个字就没有继续,精神是司铭四项属性中最高的,也是唯一超过10的。

    虽然系统没有解释,但是司铭对比自身情况推断10应该是正常成年男子的平均水平。

    这么一看的话除了精神以外司铭可以说是十分弱鸡了。

    这点他也心中有数,他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再加上高中大学都很少锻炼,身上没几块肌肉,肥肉居多,这种数据也在他的意料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