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文学 > 玄幻魔法 > 粉碎诸天 > 第22章 聒噪
    。

    “大胆狂徒!”

    客氏本来就是一个随心随欲的女子,自从受皇帝宠信,有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更是成为紫禁城事实上的女主人之后,便是皇帝面前,也敢指责司礼监和内阁,张皇后都得仰她鼻息过活,几位后妃在她面前就和孙子似的。

    因此她更加嚣张跋扈,一言不合便发雌威。

    她面色寒霜,冷眼斥道:“你一个锦衣卫番子,居然敢妄称仙人忠贤说你有一个神仙手段,可治皇上之病,可在奴家看来,你分明是居心歹毒之辈。”

    “奴家问你,你可会腾云驾雾可会御剑飞行”

    “你可会捉鬼伏妖”

    “你可晓得阴阳八卦,懂得五行易经”

    难为客氏一介妇人,居然还懂这么名词,想必平时话本戏剧本少看,此刻一口气问出来,见叶楚一句话都答不上来,脸上不由得浮出轻蔑的笑容:“你一个锦衣卫番子,不知道从哪里学会了几招障眼法,就空口无凭敢说能治皇上的病症,这不是欺君之罪,是什么”

    他一席话说完,魏忠贤和魏廷目瞪口呆,张皇后却眼光煽动。

    至于王体乾、李朝钦、刘若愚等人,则是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显然,客氏在皇帝面前这么泼辣,已经不止一日两日了。

    虽然搞不清魏忠贤和客氏这两位怎么突然不合了,但是装聋作哑的本事还是有的。

    “你这小子,还不赶快跪下,否则,奴家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上一个敢对奴家这般嚣张的,早就在北海池子里淹死了。”

    客氏大声呵斥道。

    事实上,她早就和魏忠贤通过气,自然知道叶楚的来历,只是因为这个家伙太过倨傲,所以像来一个下马威,狠狠地震慑他一番。

    若是这个家伙真的能治好皇帝的病,她客氏的威风可以继续,她当然不吝奖励。

    “哦,是吗”

    叶楚却是理都没理她,直接看向魏忠贤。

    “魏公公,我是来给皇帝治病的,你可以引我过去了。”

    他的语气十分平淡,显然压根就没把客氏的话语放在心里。

    魏忠贤心中一颤,突然想起了叶楚的神仙手段,暗道一声不好。

    他和客氏通气的时候,可没说这么多,只是说这个叫殷澄的锦衣卫番子有让陛下起生回生的手段,可没说的那么详细。

    他老魏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发现的人,被客氏掳走。

    此时他有点后悔,因为之前没说好,若是这个叶楚发作起来,把自己的相好给大大的得罪了怎么办

    岂不是耽误了自己一系列计划

    “你这番子,有没有听到老娘说话”客氏见叶楚理都不理她,本来就有点不高兴的心态,顿时勃然大怒:“来人,立刻把这个家伙给我带下去,拖到午门斩首!”

    客氏毫不怀疑,自己一声令下,马上就会有人忠实的执行自己的命令,将这个胆敢无视她的番子给收拾掉。

    魏忠贤闻言,连忙张口道:“且……”

    谁知话音未落,一句话便传入耳中。

    “聒噪!”

    叶楚微微一皱眉,隔着几丈远,便轻轻地一挥手。

    九章仙尊修行的是北极紫薇大帝的“轩辕锻体术”,身处筑基期初期,却以及经拥有滂湃神力,便是数丈之外,也可以真元外放。

    “啪”的一声。

    客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打中一般,整个人顿时横飞过去,那大明皇家织匠打造的华美衣袍直接被劲风扯得粉碎,而她接连撞倒好几个宫女,撞破了暖阁的墙壁,直接摔出数丈远,身体狠狠地砸在乾清宫的大殿上,一个巴掌印出现在她的脸上,掌印深深,赤红如血。

    全场死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叶楚说动手就动手,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要知道,这可是天启皇帝最宠信的奶娘,魏忠贤的对食,被封为奉圣夫人的客氏,现在大明紫禁城真正的女主人,连张皇后都不敢和她硬抗的存在,寻常人不要说打他,连违反她的命令都不敢,随时会被她整死。

    张皇后一国之母,何等尊贵,被她略施手段,腹中孩儿都无法保全。

    裕妃张氏,只因为无意中得罪她,竟然被她假传圣旨,幽禁于别宫,活活饿死。

    所有人都是肃然一震,不由得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叶楚。掌印太监王体乾更是震惊的失色道:“你……你好大胆……居然敢打奉圣夫人!”

    叶楚冷哼一声,眼神一扫,那冰冷的眼神,一下子彻底震慑了他们。

    “你……你敢打我”

    客氏勉强抬起头来,指着叶楚颤声道。

    “我还可以杀了你!”

    叶楚淡淡的说道,却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向内间走去。

    客氏浑身一颤,一时间浑身冰冷,吓得动也不敢动。

    哪怕客氏再嚣张跋扈的性子,再得皇帝宠信,再可以横霸宫中,面对死亡的威胁,此刻也吓得心胆俱裂,眼神一个恍惚,居然晕过去了。

    此时此刻,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秉笔太监李朝钦、刘若愚都是目瞪口呆,不由得看向魏忠贤,眼中闪过的,可只是惊惧

    以这位大爷施展出来的手段,可以隔空将人打飞的神通,即使是叫来外面的禁军和锦衣卫,在座的诸位也不够他杀得。

    此时魏忠贤连忙拉住叶楚,他心思转的极快,直到此刻唯有安抚为主,低声道:“殷先生,殷祖宗,咱家可栽倒你手里了。你可不要进去啊,皇上可在里面呢。”

    “不是你把我请来,给皇帝治病吗”

    叶楚停住脚步,看向魏忠贤,脸上似笑非笑。

    我是请你来给皇上治病,可没让你把奉圣夫人给打个半残啊!

    可此刻魏忠贤哪里敢说他是亲眼见到叶楚的手段的,真要是惹急了,这位爷怕不是大闹乾清宫,皇帝和司礼监被一锅端了,那可是滔天大案,只怕会立刻天下大乱,在座的九族都活不了。

    “忠贤,外面怎么回事”

    一个中气不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陛下,老奴找到一位神医,能治皇上之症。”

    显然,里面的那个声音,是皇帝所发了。

    魏忠贤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叶楚躬身行礼,见到叶楚缓缓点头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一招手,立刻有眼尖的小太监去收拾场地,抬走客氏。

    “哦,让他来见我。”皇帝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