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文学 > 都市言情 > 超级U盘 > 第一千二百十二章 转战国际
    。

    “西宫小姐来得正是时候呢。”

    听见马竞这话,西宫好美顿时面露喜色,深深点头宛如鞠躬,“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虽然只是海外版本的主持人,但是作为起步踏板却已是足够,由不得这位岛国姑娘不感到惊喜。

    作为前写真偶像、老虎系人偶真人原型,西宫好美在岛国这边多少有些人气基础,只要运作得当应该可以发展起来。

    老刘笑着看她,“这下你放心了吧”

    后者下意识就要回以爱的抱抱作为感谢,手伸出去了却意识到对面还有人,只得讪讪地收回双臂,不停点头以示感谢。

    彼此相处了好几天时间,老刘自然明白她想做什么,丢给对方一个小眼神,扭头看向马竞,好奇问道,“对了,你们准备怎么改”

    “倒时候你就知道了,”马竞却是卖起了关子。

    老刘撇撇嘴,站起摆出扭头要走的架势,“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呢”

    马竞跟着起身,直接对着两人摆出送客姿态:“那就这样吧,好走不送!”

    紧接着,他又对旁边犹豫着要不要告辞走人的西宫好美说道:“西宫小姐,不出意外的话,蜜蜂视频岛国分部的工作人员下午会联系你。接下来需要有一月时间的封闭培训,请提前做好进组准备。”

    女孩听了立即用力点头:“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准备!”

    说完扭头看向刘海洋。

    后者却表示不干,帮忙要到资源,他还想着再找好美酱要些好处呢,要是就这么进组培训,自己可就鸡飞蛋打了。

    想到这里,他却是疑声问道,“这么着急做什么推迟两天不行么”

    看了那家伙一眼,马竞心中了然,淡淡说道:“据我所知,你偶像好像又进医院了,这次很可能会挺不过去。”

    “嗯”刘海洋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所谓的“偶像”应该指的是《花花公子》创始人休-海夫纳。这老头今年已经91岁高龄,还有过中风病史,站起来都很吃力,要不是兜里有钱氪金买命,早就应该死掉了。

    不过他只是羡慕并模仿海夫纳的潇洒不羁,却没有视之为偶像的想法,所以立即反驳道:“切,那老头死不死关我毛事”

    说完这话,他扭头看向西宫,吩咐道:“行了,好美酱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他再聊会儿。”

    作为一名还算成功的企业家,老刘早已经习惯了睡眠不足咖啡顶的生活,身边这位年轻的女伴却是不行,一开始她还能强撑着,现在愿望达成心事放下,精神愈发显得疲倦不堪。

    后者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连忙向两人鞠躬道歉,“啊,真是失礼了!请原谅我先告辞了。”

    目送她迈着小碎步离开这间套房,老刘走到一边的沙发上跷腿坐下,冲着马竞抬了抬下巴,随意说道:“谢了,哥们!”

    马竞斜眼看他,“这就是你感谢的方式”

    “那你还想怎样?我有的你都有,我没有的你也有,反正你也看不上那三瓜两枣,索性送上真挚的感谢。”

    “你的‘谢意’我收到了,”马竞拖长声音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招募一些主持人,赵柯、婕拉、艾纽曼她们貌似都不错。”

    这些名字对应的姑娘,都曾以刘海洋女伴的身份出现过。这还只是他众多交往对象中的一小部分,那些天亮以后说分手的数目还要更多。

    然而,马竞还是低估了刘海洋的厚脸皮,只见后者一本正经地想了想,点头说道:“是挺不错的,咱老刘看人的眼光还能差了”

    “你就不怕她们见面打起来”

    老刘靠在沙发上,摆出无赖嘴脸,“打就打呗,又关我什么事我和她们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彼此两不相干。”

    “你也知道啊,”马竞看了某人一眼,“以后烦请注意着点儿,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往我这儿带,你不尴尬我尴尬!”

    “我也是没办法啊,”老刘双手一摊,“这种事情是不该麻烦你,不过找玲玲帮忙总是会挨骂。要不你帮我跟她说一声”

    马竞同样摊手,“我也忙啊,实在爱莫能助。”

    “那算了,”刘海洋点点头,然后把话题从自己身上扯开,“对了,这次改版怎么这么急”

    “不急不行啊,现在不停有类似节目出现,奖金额度越来越高,‘八点半’的先发优势逐渐流失,自然要着急了。我们原先没有设置真人出题官,现在发现观众更喜欢真人主持临时抱佛脚,时间自然会显得有些紧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老刘满是不情愿地摆摆手,“我明天就让好美酱去你们那什么节目组报道,这样总行了吧”

    将他脸上的不情愿看在眼里,马竞笑着建议道:“要是你们觉得太累太麻烦,也可以换到别的节目,蜜蜂视频上的自制网综你们随便挑随便上。”

    “噫!”听见这话,刘海洋却是嫌弃地摆了摆手,“你们的综艺,还是算了吧!”

    蜜蜂视频旗下的网综有着明显的内外分别,内地版本普遍尺度偏小强调正能量,海外版本却是各种猎奇充满地域特色,在法国整跑酷和美食,在非洲看打野和舞蹈,在印度拍广场舞和杂技,在泰国见识黑暗料理大尺度,在岛国自然是二次元和整人番组。二次元倒还好,整人节目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存在,为了公平主持人通常也要陪着嘉宾一起挨整。

    老刘平常业务繁忙,偶尔也会在飞机上、马桶上看看这类节目打发时间。虽然看着觉得可乐,却不想让好美酱也去受这份苦。

    “就‘今晚八点半’了,日版就日版吧,相信好美酱一定能够胜任的。”

    见他果断拒绝,马竞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本来他还想把这一对都忽悠去参加节目,女的主持男的当嘉宾,画面一定会很有趣,现在计划却是泡了汤。

    把这点儿小郁闷丢到一边,他笑着提醒:“这可不见得,新版对主持人的要求还是蛮高的。单纯的棒读念题可不行,还要注意语速、语气、表情、口音这些东西,同时跟直播观众的互动也不能放下,正是要求这么多所以才需要专门培训。而且就算培训完成,也需要竞争上岗,栏目组是制片人负责制,就算是我也不好干预。”

    “干嘛这么麻烦不就是疯狂撒币骗人答题么只要你们舍得砸钱,用户就会像闻见腥味的鲨鱼一样涌过来,之前让机器人主持都有百万在线,现在换成真人主持,人气只会更高。”

    这话显然是外行之言,以前只有天鹅视频一家在做,只要多给奖金多做推广,人气就能蹭蹭往上冒。现在有了众多仿品分流人气和观众热情,再想要重现辉煌再上台阶,难度却是要增加好几个数量级。

    不过马竞却没当面指出这一点,而是顺着对方话头说道:“话是这么说的没错,问题是我们的资金毕竟有限,不可能无限提升奖金。只能从节目品质入手,想办法提升砸钱的效果。”

    听他这么说,老刘却笑了,”也对啊!这才是蜜蜂视频正常的画风,你们突然不抠门了,我反倒有些不习惯。”

    这话听着有些刻薄,说的却是实情。

    作为“长尾理论”忠实信徒,蜜蜂视频对重金抢购热剧向来缺乏热情,宁愿批发一堆二三线电视剧以及热门剧集重播权以量取胜,也不舍得怒砸几亿买独播大剧。此举虽然有力地降低了采购成本,却也把追逐头部剧的观众推给了竞争对手,导致各项数据明显落后于一线三强,只能和搜狸视频上演殿军争夺战。

    对待影视剧是这样,他们对待ugc视频和网络综艺的态度也是如此,宁愿和youtube合作引进国外播主作品,甚至自己投资海外团队制作节目,也不愿意掺和到一线网站愈演愈烈的烧钱竞赛中去。

    看着对面的马竞,刘海洋想了想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决战八点半’官方公布的数字是上线40天累计发放4000万元奖金,你们现在又广招国外主持人,这是打算按照惯例战略转进,跑去国外开辟新战线了”

    “有什么问题么答题类综艺本来就是从国外传入的,现在改头换面返销国外不是正好”

    这类节目肇始于上个世纪末,英国itv在1998年推出《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初期就取得1900万收视人群的惊人成绩。后来被美国abc电视台引进,巅峰时期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就连2009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也可看作是这类节目的衍生作品。

    时至今日,这个系列虽然巅峰不在,《开心辞典》、《幸运52》这两个模仿者更是寿终正寝停播了事,但当年的观众基础依然存在。《今晚八点半》以及其他类似网络综艺利用网络技术把普通观众重新拉回来,然后就迅速走红了。

    老刘咂咂嘴,“总觉得没那么简单,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马竞没有急着辩解,反倒吐槽起了对方:“哪有什么阴谋,我们要做什么,都在追加协议里面明白写着。你这么说,只能说明你自己太懒,没看我们的协议。”

    “看那个做什么”老刘大咧咧地摆摆手,“那种东西就算不看我也知道写的是什么,总结下来就四句话:权利是我们公司的、义务是你们用户的、使用就代表接受、不接受就请离开!”

    “嗯哼,”马竞耸耸肩,“你最好还是看一下,小心被我卖了还不知道。”

    硅谷的软件和网络公司被律师搞怕了搞烦了,索性在用户协议里直接把用户的义务最大化、权利最小化,免得因为权责设置不当沦为被告。等到内地it企业兴起,同样继承了这一有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的传统。甚至变本加厉,在用户协议里面设置了很多诸如“公司有权清理休眠帐号”、“帐号和角色数据属于公司,用户只有使用权,禁止交易与转赠”、“用户协议随时更新,公布即生效无需另行通知”之类看起来非常霸道的内容。

    前段时间,渣浪微博更新用户协议,明目张胆地祭出“用户同意不可撤销地授权平台作为微博内容独家发布平台”、“用户无偿授权微博平台以任何法律手段追究侵权行为并获得所有赔偿款项,并承诺应积极提供文件和相关协助”等升级版霸王条款,顿时惹了众怒。

    行业第一主动犯错得罪用户,蜜蜂围脖等竞争对手自然喜滋滋的落井下石带节奏,顺便拉拢气愤出走的用户。不过渣浪微博倒是反应迅速,很快就把之前的狠话吞了回去,放出语气措辞更加和缓的新版本。与此同时,一波自媒体盯上了蜜蜂家“决战八点半”的追加协议,指出后者同样存在用户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使用目的告知不充分的情况,试图祸水东引。

    当时天鹅直播的回应便是自己已经做了提醒,表示追加协议默认不勾选,重要部分红字高亮显示,而且收集的用户信息都进行脱敏处理,保证安全存储云云。

    虽然反应及时,这波协议风波还是对“八点半”造成了影响,再加上竞争对手大量涌现,终是不复之前的高人气。

    只是显然,刘海洋这家伙很可能没看过追加协议的内容,更没有关注网络热闻的习惯,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找到那份追加协议看了眼,老刘终于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看完所有红字内容,他抬头看向马竞,“花好几千万买语音数据,你们也是有够拼的。这波进军海外,也是为了收集外语数据”

    “没办法,语音识别这块本来就很烧钱,”马竞倒是一脸淡然,“借助这款节目收集语音数据,已经是最省钱省事的办法了。”

    “这么麻烦做什么直接通过蜜聊收集不就,”说着说着老刘自己闭上了嘴巴,“好吧,还真只能这样。”

    基于成本考虑,聊天软件的语音/视频通话都采用p2p直连方式,除非碰到直连失败才会进行服务器中转,主动收集需要修改系统架构,并且必然会引起用户芥蒂和怀疑,实在犯不着这么做。